请不要把文搬出这里谢谢

蔺靖【传说—今生(上)】

up主已授权

原著视频:莫绾苓   B站请搜up主:角色粉而已

视频请戳【传说—今生】

 

私设:背景架空,这个时代男风盛行(男皇后很常见)

 

栗子:已经记不清【传说】到底刷了几遍了,总之很喜欢,能写这个故事我很开心。但是毕竟能力有限,写的不好还请大家不要嫌弃。我尽力写好,还原我对这个故事的理解。

 

再次表白up主:角色粉而已(莫绾苓)的好故事。

 

估计文中有雷是避不开的,我隐晦,你无视。

 

写不了正剧向hhhhhhh原谅我火候不够~

 

谢谢你们看我唠叨,那么来看故事吧。

 
友情提供BGM【并辔】【纨绔】【梦回醉暖】

首先,来个倒叙。

 

 

 

 

初春。

本是乍暖还寒之时,近几日却下了场小雨,忽冷忽热的温度今晨才出了阳光,明媚起来。

阶上的小奴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揪着草,不时回头看一眼身后紧闭的宫门。

她是近来刚进宫的新人,办事不利索,嘴笨。掌事觉得她成不了气候才将她分到此处。听几位宫中老人说,这宫里囚着当朝皇后——萧景琰。

当然,没有人知道皇后究竟犯了什么事,宫中人多嘴杂,大部分都是瞎猜胡诌的,君王更是不会自揭伤疤。不处死不废后,就是这么耗着,将人晾在这里,似是早已遗忘。

可是小奴觉得,萧景琰似乎很乐意待在这四角院子里,他偶尔兴致来了还会帮自己打桶水去浇花。更多的时候便是坐在廊上,靠着柱子,手中执着酒,一碗一碗喝下去。

他常常喝醉,醉的时候鹿眸迷离,双颊泛起嫣红,望着宫墙中那四方天空,似笑非笑,然后再仰头灌下一碗酒。湿了衣襟,乱了心绪。

很多次,小奴总会听到他在吟着一个名字。

“阿晨......”

“蔺晨。”

究竟是多么想念的人,才会每每念出来都那么深情眷恋。

小奴一拍脑门,又在这里胡思乱想。

起身朝殿门走去:“殿下,您出来晒晒太阳吧,今天天气好。”

没有人答应。

还在睡?

“殿下,您还在睡吗?”小奴又敲了敲门。奇怪呀,一般殿下不会睡到这么晚不起的。

还是无人回应。

这次她慌了,手下力道加重了拍门:“殿下,您应我一声呐,您再不说话我就要进去啦。殿下。”

依旧无声。

“殿下,请恕罪。”说罢小奴便狠狠的推开了厚重的宫门。

屋外阳光直入昏暗的屋中。

檐上一群白鸽蓦然惊起掠远。

屋内榻边的白衣人唇角血迹未干,睁着眼,望着窗外,手中握一颗光泽珠子。

气息全无。

南楚,翰景六年,皇后薨。

 

......

 

 

正值盛夏,蝉鸣悠扬,荷香阵阵。

有人自九曲回廊匆匆而来,手执一把折扇,薄纱蓝衣,乌发如墨。一双光彩流转的桃花眼里扬着笑,身形修长,出尘不羁。左耳银扣给这人添了一丝落拓,却依旧难掩那本就盛世风流的俊颜。

蔺晨走的极快,携着一股夏日里难得的清风。

“小飞流,你在屋顶不嫌热啊?”

“嘘!”少年蹲在屋顶皱着眉挥了挥手:“有鸟!”

“那蔺哥哥来帮你抓呀?”说罢就打算掠去房顶。

“不!”飞流瞪着廊中的人,伸手就扔了根树枝下来:“自己抓!”

“好~”蔺晨不再逗他,转身开门,想着赶紧进屋换身衣裳,吃碗粉子蛋。

“我的粉子蛋做好没有啊?”有人声音悠扬的推开门,似是心情不错。

本想着桌上会有碗粉子蛋等着自己,却不想房中坐了个大活人,还应了他两个字:“没有。”

声音低沉却磁性,不用抬眼就知道那人是谁。

蔺晨薄唇一勾,笑道:“你个小没良心的!”

桌前的男子轮廓分明,俊逸英挺。本是个棱角凌厉的英俊男人,却因为那点睛般的一双鹿眸使五官柔和起来,多了一丝英气,却丝毫不显女气,甚是俊美。墨发束起,坐姿端正,脊背直挺,一看就是军人之姿,散发着些许贵气。

“哎哟,这美人舍得回来啦?”蔺晨扇柄往前推,就想去勾那人下巴。

谁知被萧景琰轻松一躲,握住了手腕。

许久不见,倒升出了一分想要戏弄这人的心思:“少阁主也是越发风流无耻了~”说罢伸出指尖去挑蔺晨下巴,谁知指尖还未触到那人,自己却先破了功笑出声。

“不闹了。”萧景琰笑着放开他,坐正:“就你琅琊阁遍布天下的眼线,你能不知道我回来了。”

“欸你可别说,这眼线嘛,有时候也会不灵啊。”蔺晨坐在他面前,四目相对间看着那人眼底的光,蓦的捂住心口,佯装痛心道:“想不到,我竟然不如一碗百合清酿。”

萧景琰瞥他一眼:“那你做是不做?”

蔺晨正色:“当然要做。”说罢便打了个响指。

门外似早有人候着般,立时就端了冰盅推门进来。

他怎会不知道自己从西山营换防回来。萧景琰看着蔺晨忙活起来,心下早已乐不思蜀。方才刚进来就看到盘中遗留着沾了清晨露水的百合瓣,还散着些许淡香,分明就是知道自己今日要来,早早的备下了。

丝丝凉气随着蔺晨揭盖的手散了出来,萧景琰下意识的伸长了脖子。

其实蔺晨出去之前就撒了冰糖,蒸上了百合,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就好,取出后放在盅里冰镇着。等到做完一切才放心的出去办事,就怕饿着了自家的馋猫。

看着那人眼里只有百合清酿,蔺晨知道他去了这么久,怕是早就馋了,便好心的没有逗他,端出琉璃碗推到他面前:“馋猫,快把口水擦干净。”

萧景琰才不跟他客气,端起碗来就送了一勺进嘴里:“这道百合清酿,夏季吃来真是舒爽。”待看到蔺晨从药材里抬头看他时,又补了一句:“真想日日都能吃到。”

“美死你了!”虽是这么说,那人眼里却分明是满满的宠溺。

 

......

 

“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

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
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

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

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。

何日见许兮,慰我彷徨。

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

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”

 

夜风拂过,却依旧化不开心头的那抹烦躁。

手中这把古琴明明跟了自己许久,今日却怎么也找不着调。就在这胡思乱想的片刻,当日惊鸿一瞥的俊美容颜再次钻了空子,直直的撞入心扉。

“嗡”琴弦猛地一震,停了下来。

面如冠玉的年轻君王终究是没了抚琴的心思,一掌拍在了琴弦上。

吓醒了旁边打瞌睡的小太监,顾不上擦口水便急忙磕头:“陛下,奴才该死,求陛下饶命......”

刘彻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忘掉那个人,不过才见了一面而已。

回京这么多天,那张脸似乎在脑中愈发清晰了。

长枪金甲,鲜衣怒马。

一双乌黑透亮的鹿眸看着他时带着些许漠然桀骜,背脊直挺,绿袍落拓,气宇不凡。

若用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来赞誉他,那人是绝对担得起的。

刘彻挥挥手示意小太监别磕了,李公公这才推门进来:“陛下,长公主今日府上设宴,这时辰快到了,我们还是快些去吧。”

刘彻点点头,用指腹按了按太阳穴才疲惫的往出走去。

......

平阳公主最疼自己的弟弟,府上前些日子刚来了批年轻貌美的男女,她便张罗着请了舞师来教他们跳舞。正好今日设宴,便让他们出来看看学习成果,也好讨一下自家弟弟的欢心。

丝竹阵阵,乐曲悠扬。

“这支舞名叫甄宓。”平阳朝着刘彻的方向举杯:“陛下觉得如何?”

似是才回过神来,君王淡笑着与公主隔空碰杯:“皇姐有心了。”

女子们个个身段婀娜,舞姿魅惑。在场中酣畅淋漓的舞着,一颦一笑都带着灵动,手中锦缎如梦如幻,宛若游龙。仔细看去,美貌也是个顶个的拔尖,娇憨的,妩媚的,清秀的.....

今日宴会中各式各样的女子男子都有。但是,平阳公主不动声色的瞥一眼主位上的弟弟——君王眉头紧蹙,眼中根本没有容下任何一位。而且,平日不怎么喝酒的他,今夜竟然一杯接一杯的给夜光杯里添酒。

一曲毕,平阳让人暂停了下一个节目。

“是谁家公子能让弟弟如此牵挂?”平阳公主差了仆从侍卫下去,院中此时就剩他们姐弟二人:“你这一晚都魂不守舍,倒像是姐姐的晚宴没能让你尽兴。”

“怎会,皇姐多心了。”

“我还能不了解你,快说与我听听,那个人到底是谁。”

终究,在平阳公主温润的笑颜里,君王说出了那个让自己牵挂许久的人:“他是,梁王七子,萧景琰。”

只是一瞬,平阳公主便明白了刘彻心中所想。南楚分封制下有众多诸侯国,梁国萧姓。系南楚开国元勋,有大功,特赐封地,承袭爵位。但是萧家到了近几代却落寞不少,无功无过,后人也颇有些碌碌无为。

平阳公主执起一杯酒隔空敬了敬:“看来弟弟已经有所抉择了。”

刘彻淡然一笑,喝下一杯酒,俊雅的面上是功成于心的自信。

 

......

 

自萧景琰回来这几日天天腻在蔺晨府上,进宫呈了近期军报,看了静妃娘娘。这便赖上了蔺晨,还命战英将政务也拿了过来,早上要吃红豆粥榛子酥,午饭要吃清蒸桂鱼,晚饭要吃百合清酿,食谱列了一串,势必全要吃到。他不在,蔺少阁主还能出去喝花酒会朋友,他这一回来,蔺少阁主还得天天陪着。蔺晨觉得自己最近特别像那些宫中妇人,陪吃陪喝陪睡陪玩。

没办法,这是命。

天命风流的蔺少阁主在腹诽一番过后,自认栽。

此时处理事务的萧景琰并不知道眼前人的心思,早已沉浸在了政务中。

他时而执笔圈圈画画,时而蹙眉仔细看着,时而又下意识的敲着桌子斟酌。

蔺晨半卧着打了个哈欠,却依旧没从萧景琰身上移开视线。

这人长的是极俊的,蔺晨心道。

遥想当年初遇之时。自命风流,潇洒多情的琅琊阁少阁主可是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动心,也能喜欢上一个人。日后还被这人处处牵动,放不开也走不了。偶尔还会冒出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把这人打晕带走,拐回琅琊阁做少阁主夫人。

不过蔺晨也就是想一想,只要不分开,哪里都可以。

飞流也撑着脑袋蹭过来,窝在蔺晨身边,看一眼蔺晨,再抬头看一眼萧景琰,然后又不明所以的回头看蔺晨。

蔺晨抬手推了下飞流脑袋,从身旁糖盒里取出最后一颗桂花糖:“小飞流,回答蔺哥哥一个问题,有糖吃。”

“好!”飞流目光灼灼的看着蔺晨指间桂花糖,似是下一刻就会扑上去。

“你说,蔺哥哥好看,还是琰哥哥好看?”蔺晨将桂花糖凑近自己唇边,瞥一眼眼冒绿光的少年。

飞流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蹙起了眉,想了又想:“唔......琰.....”在看到桂花糖又近一寸的时候才改了口:“晨......”

就在这时,萧景琰忽然大喊一声:“蔺晨!!”

“啥?”蔺晨一怔,忙抬头去看。

飞流已经迅速从他身边滚过,顺便捞走了那颗桂花糖。

吃到糖的飞流颠颠的跑了出去。

蔺晨将乌发撩到背后:“一个个都没良心。”一指萧景琰:“谁是你夫君啊!”末了又一指飞流:“谁救了你啊,你们这群没良心的。”

萧景琰整理好锦帛书卷,伸了个懒腰:“下盘棋吗?”

“来,让为夫好好修理修理你。”蔺晨撩袍坐下。

萧景琰懒得跟他废嘴上功夫,摆好棋局。

知道自己这次去西山营时间久了些,便想着回来好好陪陪蔺晨。

萧景琰本就是个直性子,有什么说什么,淡泊名利,不适合官场。他唯一能使上劲的地方就是战场,可是现在天下尚太平,近几年应是不会发生巨大战事的。父王和母亲之前早已应了他,若想出去游历,就趁着年轻多出去走走,反正身边有蔺晨,他们是放心的。

萧景琰也考虑了很久,他不喜朝中党羽明争暗斗趋炎附势,更不愿待在金陵城中碌碌无为。倒不如跟着蔺晨出去走走,闲云野鹤,游历江湖。这是他长久以来的心愿。

这边还在想着如何如何,那边蔺晨已将自己手中白子杀成一片散沙,还大言不惭道:“你再这么发呆,这局必输。”

看着眼前人流光溢彩的桃花眼,萧景琰忽然抓住他执白子的手:“阿晨,我们出去行走江湖吧。”

蔺晨抚过他额头:“没发烧啊。”

“我说真的,就咱两。”

“你被你老子骂了?”

“没有!”

“那是怎么?”

萧景琰却深深的望着他,良久才像下了决心,开口道:“阿晨,我想跟你在一起,不分开。在家族里,承袭侯位的是大哥,我也不想去争那些东西,因为我根本不在乎。我就想去外面,只要跟你一起,去哪都行。”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闲云野鹤,白云不羡仙乡。

蔺晨反握住掌心的温热,桃花眼中澄明乌亮:“好,我们一起。”他早就想带着这人去看世间名川清流,大好风光。游历江湖,行侠仗义。他知道,这些都是他的阿琰早已心心念念的生活,也是自己一直在过的生活。

只是片刻,蔺晨便捣腾出了一肚子的游历心得,棋是下不了了,萧景琰便吃着榛子酥听着他开始说道起来。

“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,品仙露茶,修身养性半个月。”那人执着扇子,时而合上,时而打开,振振有词。

萧景琰满足的喝着西湖龙井,示意他继续说。

“我们再沿沱江走,游小灵峡,那座山上有佛光,我们在那儿守个十来天一定能看到。”

萧景琰点头斟酌着表示满意。

“顶真婆婆的辣花生你不是最喜欢吃吗,回琅琊山之前,我们先去拿两盘子。”蔺晨满意的收尾近期行程,一合折扇:“怎么样?”

萧景琰朗然一笑,递过去一杯茶:“好,就依你。”

哄的少阁主夫人欢心,少阁主自然是欢喜,勾唇一笑,风流如画:“那,咱们可一言为定。”

四目相对间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绯唇,说了这么久蔺晨有点口干,轻笑着就忽然欺身想要吻上去。

刚触上那片温软。

门砰然被撞开,飞流的声音传来:“我要吃烤鱼!”

萧景琰扑哧一声破了功笑出声。

“你们!羞羞!”飞流待看清两人时,才捂住眼忙不迭跑出去。

“嘿小东西!坏蔺哥哥好事!”

“飞流快跑!”

......

本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却忽然乌云密布。远处天空的黑云乌泱泱的压了过来,猛地狂风乱作,惊雷闪现。

“这天,怕是要下雨了。”院子里剪着花枝的白衣美妇望着天边乌云说道。

小丫鬟忙跑出来喊着:“娘娘,风太大,快进屋吧。”

站在一旁的红衣妇人似是想到什么,伏在静妃耳旁说:“姐姐,听说今日,皇上的圣旨和求亲使团一并到了。”

......





栗子:天啦噜我这尿性竟然分了个上下,或者是上中下嘤嘤嘤.......

我们就先甜吧好吗,先有甜才能有虐嘛对不对,下章是要可劲虐的,我先自吞刀片!

我保证这周之内写完今生篇,顺便放个总和出来~

求看文的不嫌弃我的文笔~么么哒

评论 ( 186 )
热度 ( 736 )

© 栗子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